• 看飘色,赏荷花,品荔枝,吃海鲜 2019-10-10
  • 湖南宁远通报7起党员干部案件:涉贩毒开设赌场等 2019-10-07
  • 张洪在湘东走访慰问困难群众 2019-10-07
  •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2019-10-05
  • 世界杯频爆冷门网友大呼“天台见”!警方:不要冲动,不要跳楼 2019-10-04
  • 世界杯倒计时:球迷街头狂欢为自己的国家打Call 2019-10-01
  •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:是何方显贵之物? 2019-09-27
  • 法国装置艺术家将一部老旧房车改造成移动游泳池 2019-09-27
  • 有没有上城客在越南的踪迹? 2019-09-26
  • 租购并举渐入佳境 构建楼市阶梯型消费 2019-09-25
  • 按劳与按需相结合的分配方式是符合社会稳定的,但分配方式与主义联系是教条式了。其实是按实际情况来定的,如红军革命时期以供给为主,获取政权后以职务、劳务为主。 2019-09-25
  • 好好的书报亭放没放样,周围堆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,真正的主人都搓麻将去了。再现代化造型在金钱至上的社会不可能再有相应的雅知气了。 2019-09-24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共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未来 2019-09-21
  • 男孩“偷”两万元玩游戏 家长想要回来有点难 2019-09-21
  • 新华时评:美挑贸易战,失信于人输了世界 2019-09-21
  • 奇才vs骑士11月4日 > 七剑镇苍穹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拼杀
        此时的楚玄,血丝遍身,乱发飞舞,一只更加邪异的竖眼出现在额头之上,血红的双眼看着下面的人群,似杀神,像修罗。

        就在楚玄发生这样的异状时,九危塔第三层内一个蔚蓝的湖泊边,一位老者盘膝坐在此处,在他面前的湖面上,波光粼粼间赫然出现一个身影。

        正是楚玄。

        当老者看到楚玄显出这样的邪异时,平静无波的双眸中忍不住一阵波动,“这是,难道是传说中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老者没有再说下去,依然盘膝坐在那里看着湖面,看着此时九危塔外发生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一处混沌之中,一位青衣青年男子站在茫?;煦缰?,男子的脸始终有着一层朦胧的光晕,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半点容貌,当楚玄发生那样的邪异时,男子并没有过多的波动,只有低声说了一句,“多少年了,还是出现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楚玄站立虚空之中,挥手间,一张黝黑长弓出现在他的手中,而在身边,无数的箭矢就像一片乌云般铺天盖地的展开,看上去甚是惊人!

        “杀!”

        没有过多的言语,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只有怒吼的一个杀字,只有沉默间坚定的拉弓搭箭,松弦离箭。

    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面对这样的情况,楚玄竟然选择的是主动攻击,不是遁走,不是逃避,而是直面万敌,无情杀戮,黑色箭矢如雷似电,顷刻间便将三人头颅无情射爆,鲜血伴随着脑浆散落一地。

        “杀!”众人皆不是什么善类,在楚玄展开杀戮的那一刻开始,无数道剑光刀气,流光杀影便向着楚玄无情碾压而去。

        地上的人并不都是绝对高手,可以说绝大部分乃是归元之下的修者,以楚玄现在的实力,自然不惧这些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里面是有很多修行多年的老妖怪的,这些人如果一起动手,楚玄绝无幸免之可能,可是,楚玄料定这些人,即使杀戮已开,也不会第一时间出手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即使是那些老妖怪不出手,剩下的人一起攻击也不是楚玄能够承受的,现在避开所有人攻击的办法只有一个。

        就在万千攻击冲天而起的瞬间,楚玄却像一颗流星般轰然落下,溅起一片尘土。

        尘土还未落定,便传来了几声惨叫,一股股鲜红的鲜血顿时染红了飘荡的尘土,只见一道血色身影在人群中不断的游走。

        而他所经过的地方便是一股股的鲜血飞溅,一颗颗的头颅飞起,残肢断臂乱飞,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,便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被收割。

        这便是楚玄想到的唯一办法,混在人群之中。

        手中嗜妖剑无坚不摧,威力惊人。

        与楚玄一起落下的无数箭矢,在楚玄一拳之下,全部散落于各处,虽然并未伤人,但是楚玄根本没有指望这些箭矢能够伤人,他要的就是散落开来就行了。

        落入人群的楚玄就像是如鱼得水,身形极快游走间便是收割着一条条的生命,他双眼冷酷,即使再鲜血淋漓的场面也不会有丝毫动容,他杀伐果断,不会因为惨叫和鲜血便动摇手中的剑。

        楚玄知道,他不杀人,便会被人杀!

        既然没得选,便一路走下去,纵然深陷无间地狱,也淡然自若,无怨无悔。

        其实,楚玄一直以来的杀伐并不多,这可能就在众人的面前造成了一种假象,楚玄只不过是一个只会耍阴谋诡计的小人,其实是没有多少战力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若是论起杀伐和追杀来说,这里的人又有谁能够与楚玄相比,在流月郡被无情追杀,楚玄可以说一直都处在生与死的边缘,而面对杀戮和杀伐的手段,楚玄是不输于任何人的。

        此时,人多已经不再是优势,而是成为了一种障碍,楚玄独身一人,手中嗜妖剑大开大合,剑剑索命,挥洒自如,而身边的人却是畏手畏脚,投鼠忌器,一不小心便可能伤了自己人。

        “混蛋,你杀谁呢,眼瞎??!”

        “流沙门,你敢伤我弟子,我灭了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就知道你一直对我贼心不改,竟敢杀我门人,找死!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一时间,种种声音不断的传出,场面一时间竟然陷入了一种疯狂之中,无数人大打出手,不知道自己手中刀剑到底要砍向谁,一时间好似有无数个楚玄在人群中混战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混乱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和控制,如此大规模的暴动,根本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够制止的,就算是一些未出手的教主之流也不由的变色了,一个人竟然引起了这样的骚乱,这个楚玄不可留。

        “退!”一声好似钟鸣的声音响起,众人纷纷痛苦的捂上了双耳,顿时,巨大的声音将他们唤醒,这样的混乱若是再持续下去,造成的后果简直不可想象。

        无数人停止了厮杀,纷纷退让,眼见一场骚乱就要平息之际。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中出现了众多宝物,各种各样的丹药,无数的闪光兵刃,一眼便知道皆非凡品的神兵,一时间,这些东西凭空出现,像下雨般撒落而下。

        原本想要退开的人群再次发狂了,无数人开始争抢那些突如其来的丹药和兵刃,无数人为夺一件宝物而大打出手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柄如梦似幻的紫色长剑不断飞舞,着实引人注目,紫色长剑,如同水晶般透明的剑身内一朵朵的紫雾弥漫,锋利的剑刃几乎要刺瞎敢直视它的双眼。

        “胜邪剑!”

        太阿剑主一声惊呼,随即脸色变色,“楚玄,你怎会有胜邪剑?”

        楚玄不回答,也懒得回答,可是,答案是显而易见的,胜邪剑乃是胜邪剑主所有,此时在楚玄手中,那胜邪剑主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。

        楚玄一人诛杀九剑阁两大剑主。

        若是纯钧剑主还是依靠妖族的力量的话,那此时胜邪剑的出现已经足够说明楚玄的实力。

        难道楚玄已经拥有了诛杀开阳之境的实力?

        难道楚玄小小年纪,就已经拥有了如此的境界?

        想到此,不由让任何人变色,让任何人心惊,令所有人脊背发凉,惹怒这样一个存在,若是他今日不死,今后对自己和门派来说简直是一场摆脱不去的噩梦。

        怪不得楚玄敢一己之力战群雄,难道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?

        难不成他真的是传说中不出世的妖孽?

        这样的妖孽弟子难道是一人修行?

        显然是不可能的,那他的师门是谁?

        身在何处?

        入世弟子被群围至死,那他的师门是否会全力报复?

        一时间种种疑惑出现在众人的心间,对楚玄的出手也不由的缓了下来,这样,此消彼长之下,楚玄更是无情出手,杀戮众多。

        飞舞的胜邪剑也是好似夺命之剑一样,不断夺去很多人的生命,楚玄左手纯钧剑也毫不爱惜,挥手间便向着人群中扔去,再次引得无数人哄抢。

        “够了!”一声凄厉的鬼叫,一柄弯刀撕裂着空气,带着刺耳的呼啸之声飞过,砍下众多的头颅,向着楚玄极速逼近。

        楚玄一惊,弯刀所过之处无物可挡,威力之恐怖绝对不是自己能够硬抗下的,可是弯刀好似嗅到了鲜血的饿狼,直逼自己,势要割下自己的项上人头。

        楚玄大吼一声,全身力量猛提,无论是炼气还是淬体,亦或是修神,尽皆全力施威,手中嗜妖剑光晕流转,向着弯刀狠狠劈去。

        “鬼刀,你干什么,为何屠杀我门下弟子!”

        “鬼刀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种种质问责骂之声都指向了一个鬼面獠牙之人,此人身穿一件乌黑色的盔甲,其上光晕流转,一看就不是凡品,青色的长发,青色的皮肤,褐色的双眸,每一样都告诉众人他乃是六界之无间鬼界之人。

    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魁九手持鬼叉恭敬的站在其后。
  • 看飘色,赏荷花,品荔枝,吃海鲜 2019-10-10
  • 湖南宁远通报7起党员干部案件:涉贩毒开设赌场等 2019-10-07
  • 张洪在湘东走访慰问困难群众 2019-10-07
  •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2019-10-05
  • 世界杯频爆冷门网友大呼“天台见”!警方:不要冲动,不要跳楼 2019-10-04
  • 世界杯倒计时:球迷街头狂欢为自己的国家打Call 2019-10-01
  •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:是何方显贵之物? 2019-09-27
  • 法国装置艺术家将一部老旧房车改造成移动游泳池 2019-09-27
  • 有没有上城客在越南的踪迹? 2019-09-26
  • 租购并举渐入佳境 构建楼市阶梯型消费 2019-09-25
  • 按劳与按需相结合的分配方式是符合社会稳定的,但分配方式与主义联系是教条式了。其实是按实际情况来定的,如红军革命时期以供给为主,获取政权后以职务、劳务为主。 2019-09-25
  • 好好的书报亭放没放样,周围堆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,真正的主人都搓麻将去了。再现代化造型在金钱至上的社会不可能再有相应的雅知气了。 2019-09-24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共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未来 2019-09-21
  • 男孩“偷”两万元玩游戏 家长想要回来有点难 2019-09-21
  • 新华时评:美挑贸易战,失信于人输了世界 2019-09-21
  •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北京pk赛车最新技巧 极速时时开奖统计 pk10不管怎么玩都是输 百利宫赌场 福建时时彩 尚合什么意思 胜负彩比分直播 波音在线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258竞彩下载 马洪刚决战澳门 唐嫣公司老板wkb 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 皇室国际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